欢迎来到 信用中国(贵州贵安)
个人中心 [双公示]系统登陆 意见建议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联合奖惩->失信黑名单

失信黑名单搜索

收了20多万会费,老板“消失”了


发布时间: 2020/11/09 |专栏:失信黑名单

分享到

“年费和课时费总共交了10388元,10月24日都还在预约次日的体能私教课,25日就锁门了,现在健身房老板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我该去找谁?”六盘水市民田晓芳向记者哭诉。她所称的健身房位于六盘水市黄土坡贵旅酒店8楼,向工商部门登记备案的名称叫贵州新珈健身管理有限公司。

会员:百人缴费逾20万被“放鸽子”

近日,记者在贵旅酒店一楼大厅看到,其南侧的游泳馆由一间蓝色底的玻璃室内房隔成,里面有不锈钢扶手,梯步两组;而在8楼楼梯间旁的对开玻璃门被自行车锁锁闭,门前1米宽的吧台内空无一人,几盒新制成的游泳健身卡、体验次卡也散落一地。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当天前来的有100名会员,总共预缴了1至4年的年费,总金额达209911元。他们之中,最少的交了500元年费,是一名市职业技术学院的在校学生;最多的交了15400元,是一口气为两个孩子办理会籍和私教的两户表亲。

36岁的杜艳告诉记者,今年暑假,她带孩子在黄土坡逛街时,被一群手持传单的人拦住,称“健身房正在办理会员,交1580元可以办理年卡,大人小孩都可以学游泳。”

杜艳说,当时看到健身房正在装修,场地不大,但跑步机、推举器械等正在逐步运入。由于不是很放心,她于8月15日预缴880元订金,一周后又增补700元办了一张年卡,次日又交了1580元给会籍顾问替孩子再办理了一张年卡;9月17日健身房试营业,她第三次缴费300元,教练教她使用健身器材;9月23日她来健身,经与健身房商议妥当,第四次缴纳30节一对一私教课时费4050元;10月3日是她第三次来健身房锻炼,这一天,她第5次补缴5节一对一私教课时费500元学习运动拉伸,总共缴费8110元,在此期间上了5节课。10月25日再来时,8楼健身房已经被一把自行车锁锁住了门把手,一楼的游泳池也空无一人。

房东:我们也是受害者

与此同时,有会员在吧台里翻出公章、更衣柜钥匙,但记者拨打会员和酒店出租方提供的健身房老板谭某某、股东董某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联系电话归属地显示,谭某某使用的电话号码为广东深圳移动手机号,董某电话为湖北黄石联通手机号。

得知健身房老板电话打通却没有人接,之前邀请她办会员的教练在微信上告诉杜艳,在该健身房工作了4个月没领到工资,正在去劳动局维权。

杜艳告诉记者,10月25日,被锁的健身房玻璃门上还贴着一个电话号码,她打过去问,对方称是装修公司,因健身房还欠着装修费,在讨不到钱又找不到人的情况下,不得已锁门逼健身房老板现身。

于是,记者通过酒店前台打通贵旅酒店老板包女士的电话。包女士称,今年5月,22岁的谭某某与她签下合同,承租酒店整层8楼来开办健身房,以及一楼大厅南侧来改建游泳馆。由于对整层楼层和一楼大厅都要改拆重建,对方承诺租期为2年以上,并为此缴纳保证金5万元。

包女士表示,对方声称创业起步很艰难,再三说好话希望得到出租方的支持,于是只缴纳了半年房租。10月初,一名儿童会员在游泳馆游泳时跌破了头到医院缝针后,游泳馆就未再营业了。10月25日不明原因关门歇业,很多会员来此讨说法,对酒店产生不良影响,她也多次拨打法人谭某某和股东董某的电话,对方并不接,微信语音在线通话也不接。目前由于健身房造成水电费损耗超过2万多元,对方一直联系不上,是否继续承租? 改建、恢复损失是否承担? 对方都不回应,她也非常恼火。

主管部门:建议起诉

针对此事,钟山区市场监管局黄土坡分局刘局长告诉记者,该健身房进行了注册,但10万元注册资本系认缴而非实缴,他们一直在跟进此事件的进展,就目前的了解,锁门系装修款纠纷导致,目前市场监管局已暂停该企业和法人的变更和注销。自今年7月以来,由消费者协会转投诉,他们一直在调解辖区内的贵州新珈健身管理有限公司与会员之间的消费投诉,陆陆续续促成十余名会员的退费。

刘局长同时也坦言,该健身房年卡属于预付卡制消费行为,类似未得以兑现的情况,还曾出现在洗车、美容、加油等行业,明显是商家处心积虑钻法律漏洞。基于本案,由于消费者与商家建立了消费合同,除了曝光以提示他人防范外,建议消费者应抓紧保全证据、及时起诉,以追偿自己的损失。

此外,钟山区商务局卢局长称,根据规定,在我国境内开展单用途商业预付卡,适用于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营业、居民服务业;其中,居民服务业所包含的七项内容里,严格说来,保健服务这一项目并不适用于健身卡。即使勉强靠上了“保健服务”项目,发卡企业相应的业务处理系统安全及运行质量,应向备案机关(即市场监管局)报备,一旦违反并造成重大损失,应由备案机关处以1至3万元罚款。

针对该健身房开设游泳馆一事,钟山区文体广电局体育中心负责人付正春表示,因接到市民举报,他们于9月23日到现场调查,发现该健身房建成的游泳馆未配置安全员、无急救措施、无安全标志上墙,且无消防设施及相关证件,也未进行节假日期间安全宣传与防控工作,违反相关规定,经现场勘验,做下笔录后,已现场责令其停业整改。其法人谭某某表示称,将会对整个大厅都进行规范整改,再重新报备申请批准营业,但之后谭某某未再向主管部门申请报备。

钟山公安分局政工监督室负责人回复记者:辖区内发生的贵州新珈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未对会员履约事件属于消费纠纷,公安局不予立案,会员应提起司法诉讼追偿损失。

目前,前文中提到的100位缴费未得以兑现的会员已向钟山区法院提交立案申请,法院立案庭正在审核。

律师解读

可能涉嫌合同诈骗

贵州勤维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王强称,就本案例而言,从民事法律关系角度,贵州新珈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已构成违约。

消费者向该公司支付健身年费,办理健身年卡,双方之间形成了合同关系,双方应本着诚信原则全面履行合同义务,现该公司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消费者可以向具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该公司返还健身预付费用以及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从刑事法律关系角度,该公司的相关人员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关于合同诈骗罪的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以及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

贵州新珈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收取消费者的预付费,涉及金额巨大且逃匿,消费者可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对该案进行侦查,如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相关人员将承担相应刑事责任。